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61 章(还是娘娘最会拿捏陛下...)

书名:我人傻钱多的夫君黑化了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延琦 更新时间:2023-01-23 10:33:55

  

  眼看暮色浓重, 待沈拾月也吃完了晚膳,却见丹桂领着福顺到了面前,道:“启禀娘娘, 陛下派福公公来了。”

  沈拾月便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福顺忙奉上一罐茶叶,道:“方才皇后娘娘叫人送的晚膳, 陛下十分高兴,特叫奴才送一盒上好的六安瓜片给娘娘。”

  沈拾月暗自挑眉, 那人还给她送茶?

  她于是问:“陛下可喜欢那几道菜?”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说“陛下其实不喜欢那些菜, 只是为了讨好皇后娘娘你才拼命吃下肚去的, 方才奴才出来时君王还捧着茶杯一个劲儿灌水呢……”

  福顺心道他可不傻,要真这么说,只怕几句活不过明日了。

  但要是说君王喜欢那些菜, 明儿皇后再叫人送可怎么好?他也担心君王的龙体啊。

  思想一番,他只能道:“今晚可是陛下胃口最好的一回了, 娘娘叫人送的菜,陛下全吃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啧,看来那人脾气比从前好了不少,从前可是一口都不肯吃的。

  也罢,她于是先点了点头, 道:“多谢陛下的香茗, 请陛下一定保重身体, 按时用膳才是。”

  福顺赶忙笑着应是, 便退出凤仪宫。

  待一路回到乾明宫, 却见君王手中还端着茶盏, 脸色也依然还有些红,没等他张口禀报, 已经忍不住问他:“皇后怎么说?”

  福顺赶忙道:“回陛下,皇后娘娘听闻您今日晚膳吃的好,心间十分高兴,说感谢陛下的香茗,还请陛下一定保重龙体,按时用膳。”

  话音落下,却见君王一顿:“就这些?”

  福顺也是一愣,只好点头道:“就这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却见君王又道:“皇后没说别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福顺只能如实道:“皇后娘娘就说了这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难道娘子还是不肯原谅他?

  希望一瞬落空,正当他黯然间,却见门外又有宫人禀报:“皇后娘娘派人陛下送了饮品。”

  饮品?

  慕容霄一愣,又赶紧道:“进来。”

  宫人应是,紧接着,便见小霜端着一只银壶进殿,向他禀报道:“皇后娘娘叫奴婢给陛下送了新煮的乳茶。”

  乳茶?

  慕容霄一愣,这是什么东西?他可没喝过。

  缺见小霜咳了咳,又补充道:“娘娘说是解辣的。”

  慕容霄:“……”

  福顺:“……”

  啧,还是皇后娘娘最会拿捏。辣也是她给的,这会又来解辣了……

  当然,人家小夫妻俩打情骂俏,他可不敢多嘴。这不,悄悄抬眼,却见君王竟牵唇笑道:“皇后有心了。”

  福顺立时明白,忙上手接过小霜的银壶,赶紧给倒了一碗。

  慕容霄接过来尝,入口的瞬间,顿觉一股丝滑漫上唇舌,乳香中有茶味,微甜却不腻口,叫五脏六腑都熨帖极了。

  更要紧的是,方才一直在他舌尖缠绕的那股辣痛感,果然被缓解了不少。

  与此同时,心间又忍不住充满了感动——

  娘子虽考验他,却也不忘帮他解辣。

  瞧,她还是心疼他的。

  所以总归是有希望,他就再等待两日便是。

  ……

  ~~

  日子一天暖过一天,眼看着,新君的登基大典也要到了。

  慕容霄在前朝忙碌,沈拾月在后宫也没闲着,又是试衣妆,又是学礼数,毕竟除过新君登基,还有她的皇后册封礼,届时宗妇诰命都要入宫朝贺,她也不能丢分不是。

  虽说不是什么体力活,但这一连几天下来,也免不得也有点腰酸背疼,还是很辛苦的。

  眼看明日便是登基大典,这日天将傍晚,教礼的嬷嬷们都退下了,沈拾月终于解放,立时脱了礼装换上便服,打算先美美吃一顿再说。

  哪知换完衣裳出来,却见小雪与丹桂在一旁嘀咕着什么,皆都皱着眉,似乎有些愤愤不平的模样。

  沈拾月十分好奇,于是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却见丹桂上前道:“奴婢才刚听说,今日有几位大人向陛下上书立妃之事,说宫里只有皇后娘娘一个人伺候陛下,实在太辛苦,应该请陛下广纳后宫,好开枝散叶。”

  沈拾月挑眉,这不,终于来了。

  她就知道,这档子事是难免的。毕竟换了皇帝,后宫又出现这么多空缺,大臣们谁能放过机会?

  她只是好奇,那狗男人的态度。

  哼,莫不是已经在打听哪家的姑娘好看了?

  她于是咳了咳,问道:“可知陛下怎么说的?”

  话音落下,她又想起一事——

  上回她可是说过,若他敢有别的女子,可是要死的很惨的……

  啧,这可不能怪她,是他自己骗人在先,那会儿她哪里晓得他会是装的……

  所以万一他真要选妃……她到底要不要管?

  正犹豫着,却见丹桂笑道:“据说陛下把那几位大人派到黄河边修大坝去了,说他们太闲,合该去瞧瞧民申疾苦,多干几件好事才是。”

  沈拾月:“……”

  咳,这还差不多。

  苏禾也在一旁笑道:“陛下心间只有娘娘,此番可算这几位大人不凑巧了。”

  沈拾月装模作样的咳了咳,道:“去黄河边修大坝也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几位大人若是做得好,也能名垂千古。”

  苏禾又应是。

  沈拾月又在心间默默轻咳,此番算小傻子聪明,逃过一劫。

  小霜又问:“娘娘今晚吃什么?”

  沈拾月莫名心情大好,于是大手一挥:“吃火锅,要麻辣的!”

  啧,其实无所谓了,反正舌头都已经被辣麻了,蘸不蘸什么料碗,他根本也尝不出来了。

  说着竟直接在桌边坐了下来。

  慕容霄心间挑眉,立时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

  沈拾月也放了放心。

  慕容霄颔首:“朕知道。”

  她只能问道:“陛下没事儿吧?”

  在一连喝下三碗之后,君王的面色终于不那么像煮熟的大虾了。

  就这般,在乳茶的帮助下,慕容霄终于得以硬撑着陪着娘子吃完了一顿火锅而没被辣倒。

  这不很明显吗?

  ——咳,她可不是关心他,只是担心叫皇帝在她这被辣出个什么事也不好不是?

  说完还咳嗽起来。

  今儿也是饿了,她兀自吃的酣畅淋漓,眼看红汤都煮没了一半,小霜来加汤的时候,终于想起一旁号称忽然喜欢麻辣口味的某人,挪眼看去,却见慕容霄正满脸通红,端着茶杯不停的喝水。

  ……

  慕容霄:“……是吗?朕是觉得这样更好吃。”

  这两人是事先说好的吧?故意挑饭点来蹭她的火锅。

  算了,看他今天还算顺眼,她于是吩咐小霜:“叫御膳房再送些羊肉,牛肉,香菜丸子和豆腐。”

  而待那通传声才落,却见一身团龙袍的某人也踏进了殿中。

  他只能也努力保持微笑,道:“明日就是登基大典,朕前几日忙碌,这阵子得了空闲,终于能过来看看你了。”

  她于是道:“这锅子是麻辣的,只怕陛下……”

  便见春喜道:“明日一早便有大臣命妇入宫,因此请陛下娘娘务必在卯初前起身,万不要耽误吉时。”

  忽然有点怀疑,这人是真的好了吗?

  眼看铜锅里的红汤已经沸腾,小霜几个也替二人调好油碗,又将鲜切的羊肉片都下到了锅里,夫妻两人便开始吃起来。

  她还没原谅他呢,哼。

  沈拾月:“……”

  还有,谁说要与他一起吃饭了?

  慕容霄:“……没事,朕就是有点口渴……”

  沈拾月:“???”

  什么?还要他在这里睡一个月???

  宫人应是,紧接着,便见春喜到了二人跟前,一番行礼,对二人道:“太皇太后挂念明日的登基大典,有几件要紧事要嘱咐陛下及皇后娘娘。”

  啧,这人是有监控吗,怎么来的这么巧?

  鸭肠可不能用芝麻酱,需要蒜泥香油碗,才能突出本身的爽脆鲜香。

  寿康宫的人自然不能轻视,沈拾月忙道:“请进。”

  沈拾月:“……”

  她无法,只能领着众人上前行礼:“参见陛下。”

  还说能吃辣。

  哪知话音才落,却见一旁的福顺灵机一动,立时道:“陛下正好没用膳,不若叫御膳房多添几个菜,陛下陪酿酿一起用吧。”

  沈拾月:“……”

  只是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陛下驾到”……

  第一口下去,沈拾月就高兴的想跳舞,这肥瘦相间的羊腿肉鲜嫩十足,从麻辣的红汤里出来,再在芝麻酱里过一遍,简直绝了。

  沈拾月也应了声是,虽然她习惯睡懒觉,但明天是什么日子还是晓得的,只是有些感慨,老太太也操心了,乾明宫与她这里都有这么多宫人,也自会叫他们起床的。

  哪知正这么想着,却见春喜又道:“从今晚起,到登基后满一月,陛下都必须歇在这凤仪宫,以示对皇后娘娘的尊重。”

  沈拾月:“……”

  沈拾月:“……”

  嗯,福顺终于越来越像样了,朕心甚慰。

  其实不管明天,他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这个时辰便起床了。

  小霜应是,便出去行事,没过多久,新煮好的乳茶便端上了桌面。

  小霜应是,便去了御膳房。

  算了,给他面子,她便道了声是。

  说着立时从锅里捞了一串鸭肠,直接放进了嘴里。

  话音路下,慕容霄心间又挑眉,这不都是他爱吃的?娘子果然还是在乎他的,嘿,今儿来着了。

  宫人们撤下碗碟,沈拾月瞅了瞅某人,正打算请他回去歇息,

  却见勉强平复下来的某人道:“朕只是不小心呛到而已,朕真的可以……”

  沈拾月:“……”

  哪里还有这样的规矩?

  哪晓得话还未说完,却见某人立时道:“太好了,朕近来愈发喜欢麻辣口味。”

  她只好放下筷子,给他拍了两下背,忍不住又道:“早知道就不要硬撑。”

  却见有人入殿禀报:“寿康宫的春喜公公求见。”

  无奈,她只好吩咐小霜:“叫茶房煮些乳茶来。”

  眼看火锅吃完,窗外的夜色也就更深了一重。

  没过多久,热气腾腾的红油铜锅与各类肉菜便送到了。

  便吃还边故作享受的点头道:“真是不错。”

  说着扫了一眼桌上,又问道:“要吃火锅?”

  便见某人忙面带微笑的将她扶起,道:“你我夫妻,不必客气。”

  沈拾月:“……”

  瞧着好像也没那么聪明的样子。

  沈拾月与身边的男人一起肃正面色,道:“请皇祖母吩咐。”

  咳,就算是先提前庆祝明日的封后吧。

  ……娘子为何如此问?难道一点都不希望他来吗?

  会不会还有点后遗症之类?

  慕容霄:“……”

  还有这香菜丸子,无论芝麻酱还是红油,都是绝配,一口一个,简直叫人停不下来。

  沈拾月努力维持微笑,问道:“陛下怎么来了?”

  沈拾月:“……陛下忘了蘸料碗。”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42 592374 MjAyMi8xMS8yMC8jIyMxMzQ0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1/20/13442_592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