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誓言(“不是求婚吗?你还没求啊...)

书名:小青梅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春风榴火 更新时间:2023-01-24 10:12:43

  薛梨的初试分数非常耀眼, 全学院排名第一。复试那天还是超级紧张,一遍又一遍地背诵着等会儿的自我介绍,以及向学姐请教的一些复试可能会问到的问题答案。

  外国语学院楼外有不少前来参加复试的同学, 有的是本学院的同学,还有不少外校的同学们。

  陆晚听一开始说要跟薛梨报同一个学校, 但下学期改变了主意,报了家乡的一所重点高校。

  薛梨虽然特别舍不得她, 但也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位大学霸压在这儿, 又勤奋还聪明, 她真没信心能竞争得过她。

  然而,复试的人群中, 薛梨还看到了一位熟面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站在银杏树下,片片树影光斑洒落在他的身上,皮肤一如既往的白, 眼眸清澈如蓝色的水晶。

  薛梨好久没见过他了,大三之后,他一直在国外做交换生,最近才回来, 没想到竟也在复试的名单之中。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虽然是老同学,但也是竞争对手啊,他们可千万别选同一个导师!

  薛梨拿不准,踟蹰着想要上前打探打探情况。但这么久没见面了, 她又有点社恐,不太好意思。

  何思礼望见了她, 倒是很大方的跟她扬了扬手,迈着轻快的步子向她走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薛梨听他还戏谑地叫她外号,于是也大方地回道:“好久不见,天猫精灵。”

  何思礼笑了起来,嘴角旋起一颗很漂亮的酒窝:“你初试的分数超高。”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嗯,全院第一,太厉害了,压力很大。”

  薛梨以前是从来不敢想,她会让何思礼有压力:“你是保研的,老师肯定会优先挑你的。”

  “但你这样的分数,也真的很耀眼。”

  俩人互捧了几句,面面相觑,气氛陷入了尴尬中。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思礼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听说陈西泽的眼睛好了,现在怎么样?”

  “昂,全好了,四月初还有一场国际区域赛,他会代表国家队参赛。”

  “那真是太好了,恭喜你们,祝你们长长久久,幸福美满。”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薛梨感觉自己真的要阵亡了,这样的尴尬社交,简直让人心肌梗塞啊。

  “那个…”她犹豫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你有选定的导师吗?”

  何思礼神秘地望了她一眼:“你呢?有给老师写邮件吗?”

  “我…”薛梨口是心非地说,“我还没定好,就…有初步人选…”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又进一步试探道:“那你对哪位老师会比较感兴趣呢?”

  何思礼:“我看你还挺喜欢上徐教授的课…”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我也没有选他。”

  俩人终于有了点竞争对手的意思,你来我往地抛球“打太极”,相互试探了很久,终于还是何思礼先妥协,对她道:“我会选林教授。”

  薛梨捂着胸口,惊悚地看着他:“可是林教授只带一个学生啊!”

  “嗯,我就冲那一个名额。”

  众所周知,学院的林教授是学术造诣最高的,长江学者外加名誉院长,拿奖无数,多次参与国际重要会议,只有三十多岁,当然就是属于高智商那一挂的,而且上课特别风趣,学生都很喜欢她,包括薛梨,简直就是她的小粉丝啊。

  何思礼见薛梨表情复杂,于是问道:“你该不会…也选林教授吧。”

  “我还没想好!”

  “如果真的是,那我们可真就是竞争者了。”

  “复、复试还没过呢,我都不一定能过!我先去准备啦,拜拜!”

  薛梨慌得择路而逃,躲到学院楼前的小花园里,给陈西泽拨去了电话。

  陈西泽摘下白色的胶质手套,走出研究室,接听了电话:“面试结束了?”

  “没有,还没开始,我跟你说哦…等等,你在忙吗?”

  “没有,在休息。”

  薛梨嗓音都在颤抖:“完了,陈西泽,我选不到超级温柔的林教授了,何思礼好像也要选她,他这么聪明,我要是林教授,我肯定也选他了,你说我要不要换一个导师啊,可是我都给林教授发邮件了,忽然换人会不会显得特别那个…哎呀怎么办呀!”

  陈西泽听出了小姑娘的紧张,轻松道:“我要是林教书,我就选超级可爱的薛梨同学。”

  “没开玩笑,真的呢,林教授只有一个名额。”

  “猫,你考了410。”

  “分数是最不重要的,能力才重要,他有国外交换的经历,口语也比我说得好。”

  “谁说分数不重要。”

  “唔…”

  “如果是我,也不一定,能考出这样的高分。”

  薛梨愣了愣:“你终于承认了!陈西泽!”

  “所以你真的很厉害。”

  “看分数的时候,我才厉害一点。”

  “不看分数的时候,你更棒。”

  “比如…?”

  “比如你总能让我很开心,你也会让周围人、让林教授开心。”

  “你就说我是搞笑女呗。”

  “这也是综合能力的一部分,你知道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是多么难得一件事,这是老天爷给的天赋,所以别说自己一无是处,你不是,你是很棒的女孩。”

  小姑娘背靠着冷冰冰的墙壁,低头看着自己白白的小鞋子。

  真的,陈西泽一直一直说她很棒、很厉害。这两年,她在他这里听到的夸赞加起来…比过去二十年得到的赞美都更多。

  “陈西泽,谢谢你啊,我不紧张了。”

  “这么客气?”

  “对呀。”

  “我之前给你的plan b,练好了吗?”

  “练了半年呢,怎么会没练好,但是…真的有用吗,万一老师不提这个问题,怎么办。”

  “所以才叫plan b,危急时刻可以用。”

  “陈西泽,你做事情永远留了一手。”

  “所以我永远是你的主席。”

  薛梨见周围没人,笑着压低了声音:“亲我一下。”

  陈西泽顿了顿,对着手机打了个响指。

  薛梨:“你不要敷衍好不好!”

  ……

  复试面试,薛梨走进了会议厅,看着眼前这一排排严肃的教授老师们,绝大部分都是熟面孔。

  他们对薛梨竟然都有印象。

  徐老师一看到她,轻哼了一声:“这位同学,我记得你,每次上课,你都叽叽喳喳跟个小麻雀似的,跟前后左右的女生讲话。”

  薛梨:qwq

  另外一位专业课老师也说道:“有时候还会忘记关闹钟,所以你的闹钟每次都调到上课之后吗?”

  薛梨:……

  救命啊。

  “没想到你居考了第一名,上次我叫你起来背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你说你不会,现场给我翻译了一首《孔雀东南飞》,语法错误一堆,居然还能翻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你居然是初试的第一名?”

  “真是难以置信。”

  薛梨站在原地,如坠冰窟一般,脑子发蒙…

  这四年,她好像真的得罪了不少专业课的老师,这下完了。

  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温柔漂亮又优雅的林教授,一直没说话,眼角微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所以,薛梨同学,你要不要给老师们道个歉?”

  “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肯定好好听课,不再上课乱讲话了!”

  薛梨立刻180度鞠躬,头发丝都快碰到脚尖了。

  “道歉倒也不用了。”徐老师严厉地说,“我们在这儿坐了一上午,不是来听你道歉的。”

  “……”

  十五分钟的面试时间很快就结束了,薛梨灵魂出窍地走了出来。

  何思礼见她脸色不好,担心地问:“怎么样?”

  “很惨,我平时表现太差了,上课的小动作,老师们都记得呢。”薛梨哭丧着一张脸,“完了。”

  “没关系。”何思礼安慰道,“道个歉就好了,老师们不会计较的。”

  “徐教授说,他们在这儿坐了一上午,不是来听你我道歉的。”

  “你怎么说…”

  “我说,那你们肯定很累了,我给你们表演个才艺吧。qwq”

  “……”

  “所以,你给他们表演一个才艺?”

  “昂。”

  “唱歌还是跳舞啊?”

  “翻跟头。”

  何思礼没忍住,笑得眼睛都弯了,深深地望着她:“薛梨同学,这两年我去了很多地方,看过很多的风景,我以为我能把你忘了。”

  薛梨预感不妙,想着要开溜了,何思礼继续说道,“怎么办,一见到你这么可爱,我又沦陷了。”

  “……”

  薛梨想了下,认真地回答道:“要不我再给你翻个跟头,肯定让你滤镜碎一地。”

  “下次吧,这里人太多了。”

  薛梨背靠着墙,一步一步地…挪到了走廊另一边,远离了这个跟她热情表白的男人。

  成绩是现场直出,薛梨和同学们一起,焦灼地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放榜出成绩。

  薛梨本来以为自己这下是彻彻底底挂了,没想到居然榜上有名,而且初试面试都是no.1的分数。

  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led电子屏,简直不敢相信,何思礼居然都排在她的后面一位。

  有个外校落榜的男生,见薛梨出来时垂头丧气,本来以为她挂定了,没想到居然是第一,不免心里有些疑虑,在老师们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鼓起勇气上前询问——

  “为什么她能过啊,这是不是给本校同学放水的啊。”

  “我以前就听说复试的时候会保本校,排外校,但这也太明显了吧!”

  “我刚刚听到她偷偷跟朋友说没表现好,你们凭什么给她过啊,就因为她是本校的?”

  此言一出,不少落榜的同学都愤愤不平地闹了起来。

  见同学们有异议,林教授走出来,解释道:“我们的复试公开透明,每一项考核的指标都是用分数量化的,并且现场有录制视频。”

  她望着人群中很不起眼的薛梨,朗声道——

  “薛梨同学能够拿到第一名的分数,是因为她刚刚用英语、法语和日语分别将《孔雀东南飞》一字不落地译了出来,并且做到了翻译所要求的信达雅,非常完美,所以老师们一致决定给于最高分。”

  此言一出,同学们顿时到抽一口凉气。

  她这么厉害吗!

  扪心自问,即便是学了多门小语种,能够满足日常交流就已经很厉害了。

  要翻译古文,还要翻得好,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

  薛梨连连摇头:“这是我哥教的,他说我一定要把自己的优势突显出来,我想了很久,我的优势…就是体力好。”

  林教授被她吓了一跳:“怎怎怎、怎么了?”

  是啊,这么多年,她一直活在兄长阴影遮蔽之下,陈西泽也常常夸她很棒,但那是因为他喜欢她,喜欢一个人是有滤镜的,并不客观。

  “啊,这样吗!”薛梨顿时面红耳赤。

  “那么多老师盯着你呢,我可不会放过你。”林老师温柔地揉了揉小姑娘的肩膀,“而且,诚实也是很好的品质呀。”

  “因为正常人走路都不会往上看啊!就算有落叶,也不会抬头啊!”

  没想到最不待见她的徐老师,竟然会想要收她。

  林教授忽然轻松地笑了下,坦诚地说:“今年是我第一次带研究生,其实有点小紧张。”

  陈西泽淡定道:“我让他不要做这种弱智的行为,但他很坚持。”

  “不是,你在上面搞奇怪的事,怎么还怪我抬头了?”

  薛梨紧张得不行,深呼吸,努力平复情绪:“嗯!”

  “我差点挂科。qwq”

  薛梨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用银杏叶里的玫瑰花吗?”

  “嗯!”薛梨努力让自己每句话都字正腔圆,显得很有精神。

  真…真的求婚啊!

  但…私底下,这位戴着厚厚方框眼镜、打扮知性又得体的女导师,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社恐。

  “林老师,我可以问问您,为什么选我吗?”

  薛梨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林教授欣赏地看着她:“你说你不聪明,我真的不相信,如果一切只是巧合,碰巧徐老师就记得课堂上那件事,碰巧你课后认真做了准备,那是你的幸运。如果不是巧合,你啊,你真的非常非常聪明。”

  薛梨沿着银杏小路走进林子深处,很快,她感觉到了不对劲。

  明明有那么多更好的选择,还有何思礼这么厉害的保送生,她却选了她。

  “哎你们两个!”陆晚听笑了起来,“怎么话这么多呢!”

  几天后,导师分配的结果出来了。

  林教授温柔地看着她,“复试的面试环节,竟然这么多老师也都记得你,真的是不容易啊。”

  林教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那你男朋友的心思还真是缜密得有点恐怖。”

  薛梨顿时笑容有些僵住,惊诧地看着面前这位精心拾掇过的男人。

  “好吧,那我也可以稍微忍一下尴尬。”

  陈西泽耐心地说:“小猫,嫁给我,好不好。”

  薛梨看到自家男友,一天没见,男友怎么帅出新高度了?

  “我…我也是第一次考上研究生。”

  薛梨沉吟片刻,老老实实地向林教授交代了一切:“其实,《孔雀东南飞》这个事情,是我男朋友给我准备的b计划,他已经料到我面试的时候可能会被老师认出来,是个不怎么听话的学生…大概率会翻车,所以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plan b。”

  “那完全是…”薛梨低着头,认真地组织语言,“可能是我死记硬背的能力比较强,就必须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做到别人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事情。”

  林教授在课堂上游刃有余,专业水平也是一流,面试的时候说话也侃侃而谈,从容淡定。

  薛梨一抬头,竟看到薛衍不知何时爬到了树干上,正卖力地往下撒叶子。

  “对不起!”薛梨再度向她鞠躬道歉,“我以后上课再也不讲话了。”

  算了。

  “哈哈哈哈,还是男朋友懂我!”薛梨言笑晏晏地说,“所以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林老师,不要!”

  “我的主席,yyds!!!”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继续。”

  “不过你居然真的有花功夫去认真地去琢磨这件事,用三种语言翻出了《孔雀东南飞》,翻得还不错,给他来个惊艳四座的call back,你知道事后我们聚餐,徐老师怎么说吗,他求我把你让给他,他还想当你的导师呢!”

  “营造某种浪漫的氛围,想看你感动得泪流满面的样子。”

  “所以,他到底在干嘛!”

  “好啦,闲聊结束,我们回教室好好讨论一下你未来的学习规划吧。”

  “呜…”

  “那…”他伸手去牵薛梨的手,反而小姑娘却抽回手,理所应当地说,“不是求婚吗?你还没有求啊。”

  林教授见她如此郑重,也不免紧张了起来:“那什么,你要不要喝水。”

  “谢谢老师,如果老师不退我,我以后会帮老师做很多事情!我力气特别大,跑的也快!您有什么跑腿的活儿,要我帮你送东西,尽管吩咐!”

  就在这时,薛梨看到她的朋友们都来了,她的室友们,甚至还有孟薇安她们寝室的…还有好多熟悉的面孔。

  “那我再考虑考虑吧。”

  “八岁那年我认识你,从此以后的每一天,都是我对你的山盟海誓。”

  薛梨顾不得什么,疯了一般的冲出去,在开水房截住了林教授——

  “……”

  “你男朋友和你哥,真的很疼你啊。”

  “这也是你男朋友教你的吗?”

  “薛大帅比,请问您在表演什么行为艺术。”

  这也太尴尬了。

  薛梨看着自己的手上点缀的那枚钻戒,嘴角绽开了笑意:“陈西泽,你还没有对我发誓。”

  “那个…薛梨同学。”

  陈西泽立刻改口:“小猫。”

  薛梨跑过去一个劲儿对她鞠躬:“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让您去给我接水,应该是我给您接水才是,啊!我太蠢了!”

  傍晚时分,薛梨溜达着走出了外国语学院,心情很雀跃,学院外有一片银杏林,落叶纷纷扬扬非常漂亮。

  “……”

  薛梨无语了:“正常的银杏树上它不长玫瑰花好吧!”

  阳光下,切割完美的戒指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就像纯净剔透的冰晶。

  “所以是因为他们太厉害了,才让你觉得自己是笨蛋。但其实呢,在普通人里,你已经非常、非常、非常厉害了。”

  林教授的认可,才让薛梨感觉到,她其实真的很优秀。

  “我真的要哭了。”薛梨揪着他的衣角,低声说,“其实你可以偷偷跟我求婚。”

  “是!”薛梨站起身,严阵以待地望着她,“林老师请说!”

  陈西泽忍不住了,将她的手抓过来,给她戴上了戒指:“没有考虑的余地。”

  林教授歪着脑袋,看着她:“你身边有做事儿很轻而易举的那种朋友吗?”

  怎么这叶子落得跟下雨似的。甚至她还在纷扬的银杏叶里看到了玫瑰花瓣。

  可是,她却选了薛梨。

  他这身白衬衣还是她给他买的呢,特别贵,很有质感,他平时都不太舍得穿。

  “笨啊!这还看不出来。”树上的薛衍咋咋呼呼道,“你面前这个男人在跟你求婚,彩排了一下午都不好意思开口,磨磨唧唧地废话一堆。”

  这一点跟薛梨,如出一辙。

  “这还差不多。”

  都是报应。

  薛梨局促地坐在圆桌边,一回头,看到了何思礼瞪大的眼睛,简直不可置信,用眼神敲打着她——

  “你的简历,虽然确实没有何思礼的简历漂亮,也不够他聪明,这是实话。但你能考到这样的高分,我收到你邮件的时候,都惊呆了。你以前在我的课上,可不是个学霸的样子啊。”

  ???

  林教授现在面对她,真是一点儿也不社恐了,这小姑娘太可爱了些,她完全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老子求你了。”

  薛衍也是一脸懵:“你为什么会忽然抬头?”

  陈西泽嘴角提了提:“一生只有一次的事,我不希望它像每天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所以即便尴尬,但我也希望我的小猫能拥有一个难忘的求婚仪式。”

  薛梨的心脏也是噗通噗通地跳着,低头给陈西泽发了一条消息——

  陈西泽揉了揉薛梨的脑袋:“小猫,那我开始了。”

  “啊不是!我很开心林老师选我,但我太笨了,可能无法达到林老师的期望,肯定会让您失望。”

  如果她是林教授,大概她也会选择明显综合能力更强的何思礼。

  “林老师,您要不要考虑重新选学生。”

  “其实呢,你能考笔试面试的第一名,怎么会笨呢?”

  “美丽大方娇羞温柔的薛梨同学,不知道我又没有荣幸,与这么优秀的你共度余生?”

  你让你导师去帮你接水???

  薛梨想着老师提问,不能说不要,于是点点头。

  哪怕考试她能拿第一名,但人家何思礼是保送的啊,而且无论是综合实力还是何思礼的口语,甚至是智商,他都超过她太多了。

  “嗯!”

  她和林老师两个人坐在小圆桌边,面面相觑。

  ……

  擦!

  她牵起他的手,向他吐槽道:“你看薛衍,是不是像个智障一样,还爬到树上去了。”

  薛梨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林教授拿着她的保温杯,去开水房接水,暂时逃离了有点尴尬的现场。

  “哦,好啊。”

  小姑娘脚指头抠着地面,婚房都快被她抠出来了,哭唧唧地说——

  分配名单出来的那一刻,薛梨真的惊诧极了。

  “有哇,我哥,还有我男朋友…”

  “你…”薛梨迟疑了一下,“你叫我什么?”

  “不过你真的让我很惊讶,徐老师说他让你背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你给他翻《孔雀东南飞》,他当时肯定气死了吧。”

  薛梨的脚指头又开始抠地。

  “打小他俩的话就很多,聊起来就没完没了。”薛衍也很无奈。

  他们手里牵着粉丝的气球,围成为粉色的一片海洋,将薛梨和陈西泽围在其中,眼含祝福地看着他们。

  “呃。”林教授看看周围的望过来的老师同学们,有些尴尬地摆摆手,“快快坐下,我们随便聊聊,不用这么紧张。”

  很意外,林教授只有一位学生的名额,但她把这个名额给了薛梨,而不是同样也选择了林教授的何思礼。

  无论如何,明年至少也要选两个!

  “哎哎!”薛梨抽回手,但戒指的尺寸不大不小,戴上去就取不下来了。

  因为学术研究和各类讲座比较忙,所以林教授今年首度带研究生,只有一个名额。但现在,面对着这个和她一样不善言辞的研究生同学,林教授忽然有点后悔。

  “我提醒过他了。”陈西泽看着面前眉眼绽开的女孩,“你不仅不会被感动,还会讥讽嘲笑乃至人身攻击,所以我给他的提议时,不如直接撒钱,可能会更让你开心。”

  陈西泽单膝跪地,摸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递到了薛梨面前。

  “plan b派上用场了。”

  男人伸手拂去了女孩发丝间的一片玫瑰花瓣,眸光温柔——

  “老师,您知道了真相,如果您想把我退掉,我…我也无话可说,不会怪您的。”

  师生见面会上,同学们与各自的导师交流着,薛梨却有些害羞,局促地叫了一声林老师好,然后…就没有别的话了。

  就在俩人隔空吵嘴的时候,陈西泽迈着步子走了过来,一丝不苟的白衬衣,皮肤也是冷白色,黑色碎发被风吹了起来,一如当年学生会主席的模样,骄矜又疏离。

  薛梨头皮一紧,预感即将社死了。

  “为什么!”林教授有些受挫的说,“你…你不希望我当你的硕导吗?”

  陈西泽也有些尴尬:“这也是薛衍搞的,说肯定会把你感动哭。”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54 592447 MjAyMi8xMi8wMi8jIyMxMzQ1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2/02/13454_592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