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7 章(决定去找沈漆灯。...)

书名:给宿敌写了封情书后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星棘 更新时间:2023-01-24 10:06:44

  这一声喊得极为响亮, 像开了扩音喇叭,方圆十里都能听见。

  沈漆灯微微一顿,慢慢挺直了腰背。

  在他身后, 司空缙提着酒壶走了过来。

  唐峭从沈漆灯身前探出半边脑袋, 疑惑道:“你怎么走这里?”

  司空缙懒得要死,每次来临渊峰开会都是缩地成寸一步到位, 像这样老老实实步行,还是头一次。

  “酒喝多了, 散散步。”司空缙晃了晃手里的酒壶,“老远就看你们不动了,怎么, 有新发现?”

  沈漆灯侧身,对他微笑颔首:“浮萍峰主。”

  司空缙点了点头,目光游离, 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没有。”唐峭回答得很干脆, “你们都没有新发现,我们又能发现什么?”

  “几天不见, 谦虚了不少。”司空缙喝了一口酒,状似无意地问,“既然没有新发现, 那你们两个刚才在干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嗯,他还欠我一笔账。”唐峭说着朝沈漆灯伸出手,淡淡道,“之前你说过到了沈家,就把另外两坛谈风月给我, 现在我们都从沈家回来了,谈风月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沈漆灯似乎也没料到唐峭会提起这茬。他微微讶异,接着双手环胸,歪头道:“你在沈家喝的谈风月,可远远不止两坛吧?”

  “什么?”司空缙闻言大惊,立即看向唐峭,“你也喝了?还远远不止两坛?”

  唐峭微微眯起眼睛:“那是你爹请我喝的,与你无关。”

  沈漆灯勾起唇角:“但确实是在沈家。”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峭紧紧盯着他,二人目光锋利,谁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司空缙站在一旁,迫不及待地清了清嗓子:“我来说句公道话。沈……小沈啊,你爹拿出来的谈风月,的确不能和你承诺的混为一谈。就算是你师父在这儿,他也得让你把这两坛酒交出来……”

  他话没说完,因为沈漆灯已经将视线移到他的脸上。

  “峰主说得对,此事的确是我考虑不周了。”他歉意地笑笑,眼底锋芒荡然无存,瞳孔清润透亮,看上去比唐峭还要纯良,“不过——”

  “别不过了,你的储物袋里就有谈风月,还是我看着你拿的,你忘了吗?”唐峭直接打断他,皮笑肉不笑道,“快点拿出来,别让我师父久等。”

  这架势颇有几分悍匪的神韵,司空缙也没有制止,一副“我徒弟说得对你小子别想蒙混过关”的表情。

  沈漆灯见状,遗憾地轻叹一声,接着摘下储物袋,从里面取出了两只酒坛。

  “如果你想继续拼酒的话,可以来找我。”他看着唐峭,眼里闪烁着期待的光。

  “还是谈风月?”唐峭扬起笑容,“我是可以,但就凭你那点存货,我担心不够喝啊。”

  沈漆灯轻挑眉梢,轻快地笑了一下,微微倾身凑近她:“别担心,我有办法。”

  司空缙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人你来我往,眉头几乎都要拧成麻花了。

  怎么刚才还火药味十足,一转眼又开始约酒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司空缙这边还在胡思乱想,那边沈漆灯已经准备离开了。

  他从唐峭身旁走过,擦肩的瞬间,他声音极轻地低语:“刚才我没说完的那件事……”

  唐峭微微偏头,发丝从肩头滑落:“什么?”

  沈漆灯眼睫半垂,余光从她的唇边一扫而过。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

  唐峭跟着司空缙一起回了浮萍峰。

  司空缙将那两坛谈风月珍而重之地收起来,然后躺在竹椅上,指尖敲了敲扶手,长叹道:“说说吧。”

  唐峭一头雾水:“啊?”

  “你跟姓沈那小子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司空缙突然又坐起来,支着下巴,猛盯着她看,“我可都看见了啊,刚才他走的时候,还跟你说悄悄话……”

  唐峭:“……”

  怎么一到这种时候,他的观察力就变得这么好呢?

  她有些无奈:“你想多了吧。那可不是悄悄话。”

  司空缙穷追不舍:“那是什么?”

  “是……提醒。”唐峭微妙地停顿了一下,“提醒我不要忘记之前的约定。”

  “约定?”司空缙瞬间酒醒,“什么约定?”

  “下次做任务的约定。”唐峭随口胡诌,“我们之前约好了,等时机合适,再一起做任务。”

  司空缙看着她,满脸狐疑:“真的只是做任务?”

  唐峭翻了个白眼:“你要是实在不相信,干脆直接跟我们一起去得了。”

  “我没那闲工夫。”司空缙一听这话,连忙又躺了回去,“我就是想提醒你,沈家水深,你小心别蹚进去。”

  唐峭闻言,神色终于认真了些。

  “什么意思?”她问,“你是指,龙角被盗这件事……”

  司空缙点点头,半支起脑袋,歪歪扭扭地靠在竹椅上。

  “那龙角被沈家保管了那么久,就算现在沈家没落了,也不是一个观月人就能盗走的。”

  唐峭想了想:“但你们不是都说,观月人很强?”

  “是很强,但他也不至于强到连沈家密室都能破解吧?”

  唐峭:“他们不是有千面吗?说不定早就潜伏进沈家了。”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司空缙道,“但沈涟这个人……”

  “总之这件事,如若不是沈涟顺水推舟、故意为之,就是他与观月人串通一气,共演了这场戏。”

  唐峭:“那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司空缙拿起酒壶,仰头喝了一口:“那就不知道了。”

  唐峭默默思索,突然开口:“有没有第三种可能?”

  司空缙看向她:“什么?”

  “他确实太松懈了,从一开始就没有将龙角和沈家放在心上。”

  唐峭观察过龙角失窃后沈涟的反应。

  他脸上的震惊是真,无奈也是真,但却没有多少愤怒与悔恨。

  比起沈家的利益,他明显更关心那些宾客。从仆从们的口中也可以得知,他平时就不管沈家,偌大府邸连守卫都没有几个,要知道唐家连祖坟都有一群守卫,而唐家在修真界的威望尚且不如沈家。

  “这个可能也是成立的。”司空缙摸了摸下巴,“但就算他真的一无所知,如今沈家已经和观月人扯到一起,以后的麻烦多半也不会少了。”

  唐峭不以为然:“他沈家的麻烦,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和姓沈那小子关系很好吗?”司空缙特意在“好”这一字上加重语气,“你就不怕哪天他拉你下水?”

  唐峭摇摇头,不假思索道:“他不会做这种事。”

  “……”

  司空缙突然安静下来。

  他诡异地盯着唐峭,奇怪道:“你和他认识也没几天吧?你凭什么能这么肯定?”

  唐峭突然意识到自己反驳得有点快了。

  “那当然是因为……我相信他的人品。”这句话说得相当违心,唐峭顿了顿,旋即不耐烦地看向司空缙,“话说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你是我爹吗?”

  司空缙理所当然道:“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唐峭:“滚。”

  *

  观月人现身,对整个修真界来说是件大事,但对天枢的弟子们来说,却几乎没有影响。

  毕竟大多数年轻弟子从未听过观月人的名号,比起打听这种真假未知的传说,他们还是更关心自己的修炼情况。

  上次入门小考的结果已经出炉,排名前四的弟子被一同叫去了藏宝阁,唐峭到那儿一看,全是熟人。

  除了唐清欢,殷云和殷晓也在。

  殷晓远远就看见唐峭,兴奋地举起胳膊又跳又叫:“峭峭!峭峭!”

  唐峭走过去,惊讶道:“你们占两个名额?”

  她还以为殷云和殷晓是算作同一个体参加小考的,没想到居然同时占了第三和第四两个排名。

  殷云尴尬道:“不是,我和晓晓是第四……”

  “那第三呢?”

  “第三去做任务了,等他回来再选奖励。”时晴峰主从藏宝阁内款款走出,温柔地对他们笑了笑,“进来吧,我带你们参观。”

  藏宝阁,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存放法宝的地方。

  阁内光线明亮,吊顶极高,各色法器、宝物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

  时晴峰主走在前面,殷云、殷晓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法宝,两人像长颈鹿般伸长了脖子,好奇地四处张望。

  唐清欢倒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她和唐峭并肩而行,虽然从始至终没有看过唐峭,但余光却一直往唐峭那里飘。

  唐峭早就察觉到了。但她没兴趣揣测唐清欢的小心思,干脆装作没发现,并加快了脚步。

  唐清欢终于忍不住了:“……唐峭。”

  她声音不大,怯生生的,比往常还要惹人怜爱。

  唐峭脚步一停,微微侧眸看她:“你叫我?”

  唐清欢原本已经做好被她无视的准备了,结果那道清凉的目光突然看过来,她反而有些手足无措。

  时晴峰主惊讶道:“你们确定?我还以为你们肯定会选防护型的法器。”

  “嗅魂珠?”唐峭眼睛一亮,“哪里有嗅魂珠?”

  “给你一点小提示。”时晴峰主掩袖道,“回雁峰主经常给夜行使发放奖励,她那里有不少好东西。”

  刚才她跟着他们绕了一圈,各种眼熟的法器见了不少,却唯独没有看见搜魂铃。

  双钩是一对可以双持的银色钩锁。钩锁平时是戒指形态,战斗中直接甩出,借力飞旋,可以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崔黎想了想,决定去找沈漆灯。

  他看到唐峭三人,神色略微惊讶:“怎么是你们?”

  唐峭走进夜行使的主事大堂后,殷家兄妹也追了过来。

  崔黎淡淡道:“因为你不是夜行使。”

  唐峭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唐清欢樱唇动了动,似乎想说点什么,但鉴于这里还有外人,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唐峭:“……对。”

  时晴峰主也看向唐峭:“你想要什么?”

  崔黎听完,认真道:“接任务可以,但只有你一个人,不行。”

  唐峭毫不犹豫,取走了难度最高的玉简。

  “……原来如此。”时晴峰主轻叹一声,“搜魂铃是有的,但不在这一层。”

  “你有没有试过去做任务呢?”唐峭平和地说,“剑法太好,如果没有经历实战,也只是空中楼阁。”

  “就这个吧。”唐峭笑了笑,“多谢。”

  “不过,你若是有嗅魂珠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做一个。”时晴峰主微笑着补充。

  殷晓蹭蹭唐峭的胳膊:“晓晓……也可以……一颗……”

  “哦……”唐峭其实早就忘了那天的对话了,只能恍然应声,装作知道她在说什么的样子。

  “那……那我也试试。”唐清欢抿了抿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怪不得能在这儿干活,记性真不错。

  唐峭想起自己和沈漆灯的每一次战斗。

  唐峭也点头:“对,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三个。”

  时晴峰主没有回答唐峭的问题,而是看着她的眼睛,探究地问:“你要搜魂铃做什么?”

  唐峭开门见山:“我想接你们夜行使的任务,越难越好。”

  唐峭瞬间明了。

  她轻轻招手,架子上的银色钩锁自动飞过来,落到她的手上。

  搜魂铃是用来搜寻死者的法器,对提升自己没有任何帮助,她不明白唐峭要此物有何用处。

  殷云虽然怯弱,却不笨,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果然……

  唐峭仔细查看。

  这样一来,崔黎就不好再反驳了。

  唐清欢也没料到她们的对话居然进行得如此顺利。

  “这是我手里的任务,你们选一个。”

  唐峭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多练啊。”

  唐峭没有隐瞒,直接将前因后果告诉了他。

  她居然用了“请教”这个词。

  “就是这样。”唐峭道,“当然,如果你师父不赞成这么做,你还是听他的比较好。”

  毕竟实战也意味着危险与未知,对刚入门的弟子来说,是一件风险很高的事情。

  她并不讨厌努力的人。

  “我回去想了很久,还是想不明白,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对。”唐清欢看着唐峭,鼓起勇气道,“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努力的吗?”

  唐峭:“和你们一起吃饭?”

  道谢完毕,唐峭郑重行礼,随即离开藏宝阁。

  “实战?”唐清欢眨了眨眼睛,“你是说和天枢外面的人战斗……”

  要是能看着他们就好了,这样就算出现意外,也能及时照应。

  *

  很快,崔黎从外面走了进来。

  “有什么想要的法器吗?”

  圆脸弟子熟练地拿起玉牌,在上面写下“崔黎”二字,玉牌很快亮起莹润的光芒。

  殷云、殷晓见状,也连忙与时晴峰主道别,快步追上唐峭的身影。留下唐清欢看着门外,神色迟疑,似乎在犹豫自己要不要也跟上去。

  嗅魂珠毕竟不是什么普通的小玩意,直接伸手跟回雁峰主要是绝对不可能的,指望回雁峰主主动送给她也不现实,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

  “不是、没有!”唐清欢连连摇头,“跟家书没关系,是我有事想请教你……”

  她绞起手指,不好意思地说:“其实还是上次的事……”

  唐峭猜到了这个原因。

  “我明白了,多谢峰主。”

  回想那根玉简上的任务等级,崔黎不免有点担心。

  “不是!”唐清欢脸色一红,“是小考那天,你说的努力……”

  “好吧。”时晴峰主尊重他们的决定,她柔声道,“那么这对双钩,就归你们了。”

  唐峭这才回神:“啊,我要……”

  “我……”

  崔黎微不可察地蹙了下眉。

  这时,唐清欢忽然出声:“你也是这样努力的吗?”

  “就剩你了。”时晴峰主柔声道,“你想要什么法器?”

  “我想要搜魂铃。”唐峭问道,“请问这里有搜魂铃吗?”

  此话一出,几人的神色都发生了变化。

  唐峭微讶:“你们怎么也跟来了?”

  堂内仍是上次的圆脸弟子当值。他看到唐峭,不等唐峭开口,便了然地问:“你找崔黎,对吧?”

  “我有在多练……”唐清欢很困扰,“但我感觉还是不够……”

  唐峭直接去了回雁峰,却不是找回雁峰主,而是找崔黎。

  殷云不好意思地说:“我们想着,要是回雁峰主只肯给你一颗嗅魂珠,我和晓晓还可以再跟她要两颗……”

  崔黎微微蹙眉:“什么意思?”

  “峭峭!”殷晓一把抱住她。

  殷晓闻言,骄傲地重重点头。

  “而你们可以选择的范围,只有这一层。”

  唐峭:“你该不会又有家书要给我看吧?”

  “请问峰主需要几颗?”

  玉简上写了任务内容,还贴心地注明了任务难度。

  言下之意,普通弟子不如夜行使经验丰富,这种难度较高的任务,必须多人才能执行。

  她在路上想得很清楚。

  通过完成夜行使任务,让回雁峰主将嗅魂珠奖励给她。

  说完,她拿着玉简,与殷云、殷晓一同离开了。

  她怀疑搜魂铃不在这一层。

  殷云看了看兴奋的殷晓,认真道:“我们想要双钩。”

  “……算是吧。”

  殷云高兴地接过双钩,小心摸了摸,然后与殷晓一起看向唐峭。

  “谢谢时晴峰主!”

  藏宝阁有很多层,但时晴峰主只带他们参观完第一层便结束了。

  唐峭不解:“为什么不行?”

  唐峭坦言回答:“我想找出我娘的尸首在何处。”

  平心而论,唐峭对唐清欢没有好感。但如果她只是想请教修炼上的问题,那唐峭也不介意多说两句。

  他小声道:“晓晓很强……我希望她可以更强。”

  但他属实不擅长做这种事……

  唐清欢有些犹豫,一时陷入了沉默。

  殷云见状,连忙举手:“还有我和晓晓!”

  唐峭也没打算跟她说太多,收回视线便欲向前走。

  崔黎看了他们一眼,从怀中取出三根玉简。

  时晴峰主优雅地竖起三根手指。

  她点点头:“多谢峰主。”

  唐峭感到有点新奇:“什么事?”

  唐峭哭笑不得。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79 592441 MjAyMi8xMi8yOS8jIyMxMzQ3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2/29/13479_592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