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0 章(宝宝,帮我舔干净...)

书名:病美人被邪神缠上后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长野蔓蔓 更新时间:2023-01-20 10:51:15

  这是林煜第一次被人叫做“宝宝”, 毕竟严肃古板的父亲不会使用这种过份宠溺的昵称,其他人更没有胆子对着林小少爷造次。

  “别乱叫我……”他按捺下内心羞耻又复杂的情绪,艰难地偏开脸,试图用凶巴巴的语气掰回一城, “不要脸!谁夸你了?”

  自从与贺沉有一些比较亲密的行为后, 他曾偷偷上网查阅过相关知识, 不小心点进相关推荐链接, 猝不及防地被迫接受了某些直白的冲击。

  所以尽管这两天他总缠着贺沉,但每当男人试图更进一步时,他便会害怕地退缩,因为仅凭一些隐约的触感, 他也能感受到男人比他看到的片子里更可怕的……

  “这不是夸是什么?”贺沉不依不饶地追着他要贴贴, 甚至抽出一只手探进暖烘烘的被窝里,“再说了,到底合不合适, 得真刀真枪地试试才知道……”

  “啊……”被子底下的身体狠狠弹动了一下,林煜瞪着一双水雾迷蒙的眼, “贺沉, 你再弄我我真的生气了!”

  向来只有林小少爷气死人不偿命, 但今天他也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一拳打到棉花上——有劲使不上。

  “好,不弄你了。”贺沉这时候又变回了温柔好说话的样子,“那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林煜心下一跳,矢口否认道:“什么事也没有。”

  “我就这么好骗?”贺沉撑起上半身, 眸光一错不错地紧锁着他, “你如果不说,那我自己猜了。”

  “你别猜!”林煜语气中带了点祈求, “你就当……就当我还没准备好,别逼我行吗?”

  贺沉微微皱眉,沉默而专注地凝视着他,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林煜根本架不住这样的目光,就在他快要忍不住投降时,额头被轻轻吻了一下。

  贺沉低低叹息道:“我什么时候逼过你?我怎么舍得逼你?”

  短短两句话,说得林煜心里又酸又涨,却只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贺沉依言松开手,直起腰板:“先下去吃午饭吧,林叔叔还在等我们。”

  “好。”林煜跟着坐起身来,“吃完饭你先回去吧。”

  贺沉侧过脸:“不跟我一起跨年了?”

  “我没有跨年的习惯。”林煜垂着眼睫,“你找其他人一起吧。”

  “你明知道——”贺沉从床边站了起来,后半句轻得几乎听不清,“我只想和你一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林正扬看了儿子一眼:“休息好了?”

  “嗯。”林煜应声,拉开椅子坐下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林正扬有点摸不准,这两个孩子到底是和好了还是没和好,只能清了清嗓子:“吃饭吧。”

  “好的,林叔叔。”贺沉应声,戴上一次性手套,动作熟练而优雅地开始剥虾。

  不一会儿,堆满虾仁的小碟子就放到了林煜面前。

  “阿煜不爱吃虾。”林正扬看着那碟虾,随口提了一句。

  话音响起的同时,林煜手中的筷头已经伸向虾仁,这时就尬在了半空中。

  贺沉神色如常地解释道:“他应该只是嫌虾壳剥起来麻烦。”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嗯。”林煜不好当着父亲的面多说什么,夹起虾仁沾了醋送进嘴里,抽空瞪了男人一眼。

  “小贺啊,你倒是了解阿煜的口味。”林正扬表情有些复杂。

  “还好。”贺沉谦虚一笑,“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

  一顿饭吃完,林煜正准备让人赶紧走,就听父亲开口道:“你们打算去哪儿?让司机送你们去。”

  “啊?”他怔了一下,“我没……”

  “不是说晚上要一起跨年吗?”林正扬对着贺沉叮嘱道,“阿煜体质特殊,不能在外面待太晚,小贺你注意提醒他。”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贺沉看了他一眼,笑着应道:“林叔叔您放心,我一定看好林煜。”

  于是,林煜就这么被亲爹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跟贺沉一起走了。

  贺沉是开车来的,就没让林家司机送他们。

  车驶离林家老宅后,他才慢悠悠地开口问道:“今晚打算跟谁一起跨年?”

  他说话时语气有些淡,黑眸直视前方路况,线条优越的侧脸看起来也没什么表情。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也是,自己干的那些事,换谁谁能高兴?

  “没打算跟谁。”林煜轻声回道,“早上随口说的。”

  “是吗?”贺沉也不知道信没信,“那你现在要去哪儿?”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林煜本来是打算一个人躲起来,等那东西再次现身,就跟它同归于尽。

  如果运气非常好的话,他也许不用死,虽然这个概率微乎其微。

  但现在见了贺沉,他突然又改变主意了。

  “你想去哪里?”他转过脸,望着微抿的薄唇,声音不自觉软了下来,“如果没别的事,今晚和我一起跨年吧。”

  搭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贺沉对上他的视线,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真的?”

  “真的。”林煜轻声应道,“今晚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一起。”

  贺沉眉心一跳,语气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做什么都可以?”

  林煜没想那么多,坚定地点头:“都可以。”

  贺沉又笑了,探过去抓住他的手,放在唇畔亲了亲:“我哪儿也不想去,就想跟你单独待在一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又回到了湖边小别墅。

  林煜被牵着踏上台阶,内心很是复杂。

  早知道半天后就要回来,他又何必大半夜不睡觉偷偷跑掉?

  “楼上有影音室,先去找部电影放。”进门后,贺沉松开手,“我拿点水果零食上去。”

  “好。”林煜应声,上楼梯时脚步却有些迟疑。

  那东西将他压在楼梯上肆意玩弄给他留下不小的阴影,他总担心走上去又会被凭空出现的触手抓住。

  好在他顺顺利利地上了楼,什么也没发生。

  林煜松了一口气,找到影音室,推门进去。

  他平常不爱看电影,对于这些设备没什么研究,折腾了好半天才打开播放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不是他的错觉,贺沉今天的吻很急躁,一上来就咬他的唇,拖出他的舌吮,仿佛要将他的唇舌一同吞吃入腹,毫无往常的温柔似水。

  “离我那么远做什么?”贺沉失笑,“怕我吃了你不成?”

  贺沉眼眸中的黑色更浓重了些,不动声色地拈起一颗草莓,递至唇畔。

  就在这时,贴着大腿的手机震动起来。

  林煜依言走过去,坐下后两人之间还留有一个人的空隙。

  贺沉这样子对他,确实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但其实说讨厌也算不上,只是有点害怕……

  贺沉长臂一捞,直接将他一把抱到腿上。

  林煜小幅度点了点头:“都凶得有点不像你了……”

  年轻漂亮的男孩和成熟英俊的男人发生了激烈争吵,伴随着肢体碰撞,眼神对视间突然齐齐顿住。

  “怎么不像我?”漆黑的眸底浮现出一丝血色,贺沉低声问道,“还有更凶的,不喜欢?”

  林煜简直如坐针毡,不自在地挪动着臀部,试图离身后的男人远一点。

  然而没等他出言纠正,贺沉就仰起脸堵住了开阖的唇。

  林煜犹还记着自己的任务,无知无觉地舔了一下湿淋淋的指缝。

  “贺沉……”他抬起发软的手,捧住埋在颈侧的脸,声音也细细地抖,“让我看着你……”

  贺沉勉强松开红肿热烫的唇瓣,沿着脸颊一路亲吻至耳根,将点着红痣的耳肉含入口中噬咬。

  林煜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男人说那句话时到底在想什么。

  殊不知他的磨磨蹭蹭,反而引起了相反的效果。

  他把注意力放到了电影上,自动在男人怀里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

  说罢,他轻轻含住水光淋漓的唇,安抚般来回舔吮。

  影音室的门打开,两人连体婴般往卧室方向移动。

  林煜不由发出舒服的哼声,手指抓进他的头发里。

  他塞进去的时候没看片名,电影开场看起来像是外国文艺片。

  他只好继续咬,不小心爆出的汁水顺着骨节分明的手指往下流。

  贺沉将果盘放到茶几上,关灯后在沙发上落座,又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过来。”

  “说了今晚陪我。”贺沉分开笔直的一双腿,圈到自己腰上,托抱着他起身往外走,“做什么都可以。”

  没想到看着看着,电影剧情变得有些不对劲。

  而且,他越是挣扎,男人就箍得他越紧,直到他彻底喘不过气来。

  “不接。”贺沉从他口袋里掏出手机,扔到一旁的沙发上,继续吻他。

  确认了和自己亲热的人,林煜主动抬起双臂圈住他的脖颈,将滚烫的脸蹭进颈窝,小声嘟囔道:“你刚才、刚才太凶了……”

  林煜想了想,稍稍往他身边挪了一点。

  而放在沙发上的手机还在锲不舍地震动着,来电显示:医院。

  他仰起脸,亲了一下薄唇:“你轻一点……”

  林煜下意识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草莓尖尖,酸酸甜甜溢满口腔,来不及吞咽,草莓又往嘴里怼近一点。

  贺沉垂下眼眸,目光落在一亲就肿的红唇上:“宝宝,怎么这么会撒娇?”

  但手机持续不断地震动,大有不罢休的架势。

  他有些尴尬,但是身后的男人若无其事,提出终止电影好像有点欲盖弥彰,只能继续缩在温暖的怀抱里,乖乖接受食物投喂,默默祈祷没有什么大尺度的剧情。

  “手指都湿了……”贺沉下颌抵着他的发顶,那把低沉磁性的嗓音莫名变得有些涩,“宝宝,帮我舔干净。”

  他在抽屉里看到了一堆碟片,随手翻出几张,都是没看过的。

  林煜停止挣动,转过脸看向屏幕。

  “好了。”林煜不再纠结,随手塞了一张光盘进去,“先看一下,不喜欢的话你再换。”

  “嘶……”贺沉倒吸了一口气,中指也扣进去,用两根手指夹着软嫩的舌头搅弄。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影音室的门被推开,贺沉端着果盘走进来:“挑好了吗?”

  “咳咳……”林煜被呛得咳嗽起来。

  “唔……”草莓才咽下去,沾满红色汁液的手指跟着探入口腔。

  他难以抑制地想起了那东西对他的耳朵变态般的执着,每次出现都会反复折磨他的耳垂,就像现在这样……

  林煜耳根爆红,完全不敢看大屏幕里交缠的身影,竟当真听话地动了动舌尖。

  贺沉低笑了一声,将果盘端到自己身旁,拿起一块切好的水果,往他唇边递。

  林煜张口吃下,眼睛还盯在大屏幕上。

  林煜含含糊糊道:“电话……”

  行走动作间难免会有摩擦,林煜全身发软,整个人几乎坐在男人结实的手臂上,胶合的唇舌没有分开哪怕一秒。

  头顶的呼吸霎时变得急促,贺沉抽出手指,转而捏着尖尖的下颌,将红红的小脸抬起来,有些凶狠地吻下去。

  “很凶吗?”贺沉扣住浑圆的小屁股。

  但可怕的是,两位男主亲得激|情四射,并且开始进行深入交流……

  林煜被抱在怀里承受亲吻,没过一会儿就“呜呜”地挣扎起来。

  林煜担心有什么重要的事,挺起腰身去捞手机,又被重新按回去。

  林煜终于知道,为什么看到现在女主角都没出现。

  林煜羞得脸蛋潮红,却没有松开手。

  下一秒,两人不服输一般吻上了彼此。

  口腔分泌出更多的唾液,将手指弄得更湿。

  贺沉吐出湿淋淋的耳肉,寻到潋滟的一双眸,嗓音喑哑:“嗯?”

  与此同时,3D环绕的声音在影音室里回响,他甚至有点分不清,啧啧水声究竟是来自电影里还是……

  “别动。”贺沉单手掐住纤细的腰,压低嗓音道,“电影开始了。”

  林煜踢了一下沙发:“干嘛呀?”

  贺沉将眸底的血色压下去,答应道:“好,那我温柔一点。”

  “小心点。”贺沉轻轻拍了拍他,语气听不出来一点异样。

  林煜浑身一颤,被亲得晕晕乎乎的大脑倏然清醒过来。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92 592173 MjAyMy8wMS8xMS8jIyMxMzQ5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301/11/13492_592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