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6 章(我希望你不要手软...)

书名:你再说我一句试试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爻棋 更新时间:2023-01-13 23:30:45

  众人热完身后,天色暗了下来,操场上的灯陆续亮起。

  外面沾满了围观群众,草丛里传来蛐蛐儿聒噪的叫声,蚊虫在灯光下飞来飞去,夜风把每个人吹得发丝乱飞。

  卓楠开了罐可乐给卢思思,碰了碰杯道:“你猜栩哥能拿第几名?”

  卢思思说:“我觉得他应该能前三,上次运动会他是五千米和一百米金牌,不管是爆发还是耐力都很厉害。”

  卓楠诧异道:“你记得真清楚,我都忘记他参加过哪些项目了。”

  “他们上跑道了。”卢思思伸长了脖子张望。

  不知是谁喊了声“宁栩加油”。这一声在空旷的操场上蛮突兀的,景文扭头看了过去,连带大家全都往声源方向看。

  那个文科班女生捂着嘴笑:“要死了,我喊宁栩加油,景文回头干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哈哈哈哈,小点声,别说了!嘘嘘嘘!”

  宁栩和李裘站在一排,隔了一个人就是王嵩,大家都做好了助跑姿势。

  连江吹了声口哨,“准备,开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八百往返和普通的五千米、八千米不一样,要想达到一个不错的成绩,最好的办法是前几趟猛冲,因为越到后面越没力气。

  王嵩上来就抢占了内道,一骑绝尘地跑在第一个,宁栩紧随其后。

  连江碰了碰景文说:“看不出来,他爆发力还可以,那个眼镜小子也不错。看着应该是没用全力,不然去参加个百米冲刺应该也能拿名次。”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连江这才反应过来,“你上回运动会该不会就是输给他了吧?”

  他看见景文的眼神,意识到自己猜对了,登时毫不留情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说呢,原来他就是那个‘突然空降的狗东西’,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前仰后合,没有什么比看见景文吃瘪更让他开心的了。

  景文皱眉道:“我可没说‘狗东西’,我只是说他突然空降来我们学校。”

  “哈哈哈哈哈,等会儿,你给我引荐你的死对头,你在玩一种很新的东西?”连江越想越觉得好笑,“跟我说说,你们是怎样从剑拔弩张变成如胶似漆的?”

  “去你丫的,别用这个词,我鸡皮疙瘩起来了!”景文一副想打人的表情。

  连江看着他笑:“我说错了吗?你怎么没跟我引荐王嵩呢?怎么没偷偷告诉王嵩比赛潜规则呢?”

  景文瞥了他一眼,“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了?”

  “没听到,不过就你那担心的表情,隔着十米远我都知道你想干嘛。”连江哼道。

  景文讪讪地说:“我只是告诉他游戏规则,怎么做是他的选择,要想赢也得有实力不是。”

  连江看向操场:“这只是开始,待会儿才是看实力的时候。”

  不知不觉中,宁栩已经超了王嵩,显然他前几圈没有真的在冲刺。

  每当他路过人群的时候,就会有女生喊他的名字。

  王嵩不仅累得够呛,脸色也隐隐发青,咬着牙拼了命死死地跟在宁栩身后,硬是把距离从两百米缩短到了五十米。

  李裘跑在中间一群人中,觉得这两人在发疯。

  宁栩比练习的时候跑得快,王嵩更夸张,他到后面整个人都要扑在跑道上了,挥汗如雨、脸色通红,却还仍然不甘心地咬牙要追上宁栩。

  全场跑完后,他以几秒之差落后宁栩,愤懑地扶着栏杆疯狂喘气,眼底的不满好像恨不得把他拉过来再比一次一样。

  卓楠跑过来道:“栩哥,恭喜拿了第一!”

  “呜呜呜,栩哥你好棒!我好爱你!”小胖欢呼。

  宁栩撑着膝盖,呼吸道有种被灼烧过的痛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胸口起伏地调整呼吸。

  景文走过来,皱眉道:“都跟你说了别这么拼。”

  宁栩抬眼看他,他的头发被汗水打得湿漉漉的,鬓角一根根地贴在白里泛红的脸颊上,连灰棕色的眼珠都带着湿润的色泽。

  “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他直起身体道。

  比起累得死去活来的李裘,和趴在旁边呕吐的第三名,以及其他甚至中途放弃的人,他的状态的确好太多了。

  景文递过来一个小瓶子:“喝点葡萄糖。”

  他手中拿着一小管液体,是医务室专门开给运动会用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景文说:“十分钟后会进行第二项考核,在考核环节中,校队会出五个人和你们进行对练。”

  “十分钟?天呐,这不是要人命吗!”李裘惨叫了起来。

  景文冷笑:“怎么,你进前十了?没进的话,想休息多久休息多久。”

  李裘不服气道:“看不起谁呢,我……我刚好第十名!”

  “第二轮你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景文嗤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宁栩放下葡萄糖,说:“如果你抽到我的话,我希望你不要手软。”

  卓楠和卢思思都好奇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宁栩会这么说。

  景文方才被连江嘲弄了一番,现在又在这么多人面前听他这么说,脸上愈发挂不住。

  “别做梦了,我对谁手软都不可能对你手软。”他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李裘哼了一声:“可恶,这家伙凭什么这么跩?这葡萄糖是连队发的吗,他居然不给我!我要去问连队要!”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李裘嘀咕道:“这个连队是抠门还是针对我?他说队里没有发葡萄糖,那你的葡萄糖是怎么来的?”

  宁栩莫名其妙:“可能你去的迟,已经发完了。”

  李裘小声说:“那他也不能糊弄我说没发啊,肯定是没给我留,总不能是景文为了你一个人专门去医务室拿的吧,哼。”

  宁栩怔了怔,点头道:“当然不可能。”

  连江吹了声哨:“现在开始本次考核的第二个项目,技能选拔项,分为定点投篮、障碍运球和个人技能展示。定点投篮共十次机会,障碍运球分为不动障碍和机动障碍,个人技能是加分项,如果你们前面有没发挥好的,可以在第三项进行展示。本次考核只取前五名。”

  有人问道:“连队,什么是机动障碍?”

  连江踢了踢脚边的障碍桩:“这是不动障碍。”

  他又捏了捏旁边队员的肱二头肌,“这是机动障碍。”

  队员们都笑了起来,底下窸窸窣窣地议论。

  “所以要对练是吧。”

  “感觉难度有点大,那高个子一个盖帽我就凉了。”

  连江照着名单念道:“每两个人会匹配一名校队成员对练,下面先开始定点投篮,第一个,李裘。”

  “我操,我操!怎么我是第一个!”李裘紧张得满手心汗。

  在一群人的注视下,他哆哆嗦嗦地站到了三分线上。

  定点投篮其实并不难,可以说是相当基础的一项了,但在这么多队员和围观者的注视下,投篮者的心理素质是很重要的。

  第一个人比较吃亏,李裘的第一球就没投进去。

  他在接连失败了三次后,终于开始陆续进球了。

  球场上没有人说话,连江面无表情地在旁边接球、递球,气氛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好在李裘后面发挥的不错,七个球都进了。

  接下来的第二名、第三名,都出现了同样紧张的情况。

  李裘啰嗦地对宁栩说:“你等下上去先深呼吸,调整好状态后再投,慢慢来不要心急,我就是因为心急才错失了三分的。深呼吸会吗,吸气——呼气——”

  连江喊道:“第六个,宁栩。”

  李裘握拳给他加油:“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闭嘴,你烦不烦!”王嵩瞪了他一眼。

  李裘没好气地说:“我给我兄弟加油,关你什么事?”

  “你他妈吵到老子了!”

  “我让你听了?”

  “你在我旁边一直逼叨,我能听不到?”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这可是你先动的手,你他妈……你敢打老子!”王嵩气得浑身发抖,嘴里一直在叫骂。

  连江意味深长:“那也得人家肯啊,年级第一的时间可比我们金贵。”

  宁栩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这次当景文拦截时,他在近身状态下完成了双腿环球,巧妙地扰乱了景文的视线。接着趁他不注意,宁栩快速地使了个剪刀步,加上突然加速的手部假动作,反手把球推走了。

  刚开始一分钟,两人已经对冲了两次,攻势跟刚才完全不是一个节奏。

  随着第一组考核结束,两个人都没通过张瑜的拦截。

  宁栩没说什么,安静地走到了景文旁边。

  景文的眼神逐渐变得隐隐兴奋起来,压下身注视着宁栩,不再分心去想他到底能不能通过考核,而是开始沉浸在和他的对练当中。

  接二连三地砸板声响起。

  宁栩波澜不惊地说:“投完了。”

  宁栩看了看景文的侧脸,看见他嘴角有一块淤青,脸颊也擦伤了。

  王嵩不依不饶:“你展不展示有什么关系?反正都内定是你了,不是我说,你跟景文到底什么关系?他不可能平白无故这么偏袒你吧,哦我懂了,跟你说别和他走太近,你非反着来,原来你是想当下一个周怀峰……”

  张瑜说:“妈的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上赶着找揍!不过你打也打了,就消消气吧,何必跟那种混混一般见识,我看他今天就是故意来膈应你的。”

  景文满脸戾气地坐在长椅上,拿着消毒水胡乱往脸上涂了几下,看见宁栩递过来的创可贴,眉头皱的更紧。

  宁栩点了点头,他知道景文是有原则的人,其实最好的情况就是他们不要匹配到一起。既然分到了一起,那就得不留余地。

  这场对练算是宁栩得分了,场外响起一阵掌声,连几个旁观的队员都忍不住拍手叫好。

  景文突然变得浑身不自在起来,挠了挠脸皮,“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

  景文用力擦了下嘴角,眼神阴冷:“我迟早有一天让他说不出话来。”

  “投完了?这么快?你中了几个?”

  李裘解气地说:“这个阴险小人,气不死他!”

  宁栩换了个方向,再次运球上前。

  连江对着他点了点头,抛去一个肯定的眼神。

  等到所有人都投完之后,第二个项目继续进行。

  这人怎么跟个小朋友一样……小时候宁阮也是这样,磕到膝盖了嫌弃创可贴丑,死活不肯贴在身上,那时候他这个当哥哥的办法是——

  宁栩走上去,接过连江递过来的球,几乎完全没有瞄准,随手就压腕抛了出去。

  当景文第三次盖帽的时候,王嵩终于发火了。

  哐,哐,哐,哐,哐……

  王嵩沉下脸道:“得,我算是明白了,你们球队就他妈是关系户聚会。刚开始的时候,景文跟宁栩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什么,现在考核又拼命给他放水,唯独让他得了分,真让人笑掉大牙。”

  连江喊道:“第七个,王嵩。”

  第二项结束后,连江宣读道:“接下来是个人技能展示,宁栩就不用展示了,刚才在绕障碍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用了技能且拿到分。”

  外面的女生尖叫起来,现场一片骚乱。

  王嵩马上反应过来,同样也挥拳打了回去。

  “再来。”他做了个手势。

  连江把景文推到一边,对队员道:“马上把他带走。你们几个,别吵了,考核继续。”

  宁栩开口道:“既然有人对结果不信服,那我可以再展示一轮个人技能。”

  “这样好看点了吗?”他问。

  李裘兴高采烈地低呵了一声:“牛逼!我就知道我栩哥是最凋的!嘿嘿。”

  景文拿了球在手上,压低声音道:“一会儿我不会让你,自己小心。”

  张瑜笑骂:“得了吧,你不也年级前十吗,虽然不太稳定,水平时高时低。”

  几分钟后,他拎着消毒水和创可贴出来了。

  谁知,宁栩却说:“他确实欠收拾。”

  “别动气别动气,那个谁,你也帮着劝劝。”张瑜给宁栩使眼色。

  他站起身说:“你等一下。”

  景文疑惑地抬头:“你干嘛去?”

  他从来没跟景文交锋过,但据他所知,景文在队里一直是前锋。在这么一支球队里打前锋,也就说明其临场反应、抢夺篮板和防守能力都是一流。

  他把创可贴拿出来,放在腿上,用马克笔在上面画了朵小花,然后递给景文。

  面对这种队员,只能智取,不能硬攻。

  宁栩没有过多犹豫,直接带球从右边上篮,景文立刻欺身拦截。在靠近他的一瞬间,宁栩迅速切换了脚步重心,猛然改变进攻方向。

  王嵩恨恨地擦了把汗,只得继续。

  其他人纷纷点头,对结果表示没有异议。

  景文指着他:“我放什么水了?你他妈有种再说一遍?”

  “合着你自己能吵吵,别人就不能说话是吧!”他吵着吵着看见宁栩,张大嘴巴道,“栩哥你怎么回来了?我们说话影响到你了吗?”

  “哇哦,Fake Hesitation,挺熟练的,看得出来经常玩球。”张瑜抱着手问连江,“这是上次那个年级第一?好像前几项成绩都不错吧,真让人惊讶。”

  那个叫张瑜的把景文拉走了,一路上都在絮絮叨叨。

  张瑜一看,顿时没辙了,把他们送到便利店门口,摊手道:“你们去处理伤口吧,这事儿我管不了。”

  王嵩脸色难看地看了看他们,重重地哼了一下,这才走上去投篮。

  景文低下头,眼神乱飘,忽然在看见他右手尾指的时候凝固了。

  宁栩回到自己的位置,李裘还在和王嵩吵架。

  “这小子不错,赶紧挖过来。”张瑜说。

  “操,故意的吧。”王嵩骂了一声。

  考完不动障碍后,连江说:“我们的匹配方法是抓阄,现在所有人听好我念的名字,依次站到负责考核的队员身后。张瑜负责宋舒怀、李裘……景文负责宁栩、王嵩……”

  “不贴,丑死了,顶着这玩意儿在脸上,我都没法回家。”他火大地说道。

  连江见势不妙,赶紧上去道:“王嵩,你还有三分钟时间,抓紧机会,不要放弃。”

  宁栩不知道景文有没有受伤,赶紧跟上了他们。

  “我操`你丫的,老子忍你很久了!”拳骨狠狠地撞在王嵩的颧骨上。

  “十个。”

  宁栩压下身运球,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

  王嵩:“……”

  景文走上去一步,连江赶忙打断他:“够了,你说他放水,在场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宁栩是怎么进的球,是不是放水大家都清楚。”

  景文皱着眉看他,脸上的表情倔强不羁,带着显而易见的不爽。

  他话音未落,景文已经冲了上去,一拳砸在他脸上。

  连江骂了句脏话,赶紧带人上去拉架,拉得时候故意没拦着景文,让他见缝插针地揍了王嵩好几拳。

  这次景文更加严防死守,完全不给他一丝机会,甚至比刚才防得还要狠,直接给他干熄火了。

  那上面有一颗红色的痣。

  十球弹无虚发,速战速决,绝不拖泥带水,引得外面围观的人发出骚动的喝彩声。

  他静静地看了半晌,说:“不过你更欠收拾。”

  “快滚。”连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创可贴还是要贴的,尤其是脸上,得防止细菌感染。”宁栩说着,翻过手想揭开贴纸。

  两个连续的动作结合在一起,终于让他成功突破了景文的防守,冲上去一跃而起扣下篮板。

  景文和宁栩撞了下肩,扬起嘴角,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连江的眼中浮现出笑意:“我也挺震惊的。”

  到了第二组,景文把球抛给宁栩,转过来守在了篮框前,众人的目光全部汇集在他们身上。

  宁栩没说话,转身进了店里,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只红色的马克笔。

  景文第二个对战的是王嵩,相比宁栩的技巧型进攻来说,王嵩要莽得多,或者说他就是冲着景文来的。

  宁栩推开便利店的门,“站着,我去买药。”

  宁栩连着用了两个假动作,然而景文全都猜中了,在他换方向的瞬间,险险地将球拦截了下来。

  “操,你刚才可劲儿放水,就单独跟老子过不去是吧。”他骂道。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94 591804 MjAyMy8wMS8xMy8jIyMxMzQ5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301/13/13494_591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