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小公主009(我软呼呼的小妹妹竟是超级...)

书名:豪门小公主是玄学大佬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糖丸丸 更新时间:2023-01-23 10:12:13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求问:当发现自己不仅见鬼,还和一群鬼待在一个房间时,此时此刻,该怎么做?

  在确认这群沉默的“熊孩子”除了表现得阴森诡异之外,没有弄出可怕的视觉画面,也没有其他攻击行为后,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稍稍缓过来些的苏三少心脏狂跳的速度也慢慢降到平均值,他拿起了手机,调出相机,镜头对准它们。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当然是拍下来当作证据!并记录人生头一次真正见鬼的情况。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镜头里空空如也的画面昭示着无法拍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拍出来的照片依旧没有它们的身影。

  苏时秋的最后一丝侥幸也被打消了。

  虽然身体僵滞,但肾上腺素的激增令他的大脑飞速思考——

  这样的一群连“大人”都不是的“熊孩子”,几乎没做什么害人的行为,

  是它们不会害人……还是不够凶,做不到害人那一步?

  以及,右右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家医院有这玩意儿。

  是她不知用什么法子在他眼皮上一抹,导致他能看到这玩意儿。

  无名道长是个高人,他养大的小家伙,耳濡目染下懂一些再正常不过。

  偏偏他忽略了,或者说还是潜意识里不相信,才没有放在心上。

  所以,他这会儿应该叫醒床上睡得香喷喷一点感觉都没有的天降小妹妹帮忙。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苏时秋可是向他的小妹妹夸下海口——真要有鬼,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他眼前回想起小家伙晶晶亮瞅着他的崇拜目光……

  这要是哭丧着脸叫醒她求救,那他在小家伙心里刚刚成形的高大形象,岂不是一下子就倒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苏时秋动了动冻得冰凉的手指,强迫自己的视线落在“熊孩子们”身上——

  以毒攻毒,看久了就习惯了!

  他慢慢在床沿边坐下,一条长腿微屈,脚尖点在地面。

  营造出一种潇洒随意半点不在意它们存在的姿态。

  欺软怕硬在哪都有效。

  他必须让它们知道,他!一!点!也!不!怕!

  姿态气势摆足了,苏时秋双手交叠在膝盖上,淡淡地睨着它们:

  “再说一次,这里不是你们待的地方,我现在心情不错,懒得和你们一般见识,识相的乖乖离开,别逼我动手。”

  熊孩子们无动于衷,不知道是没听懂他的话,还是听懂了不屑一顾。

  忽的有一个瞬间出现在他侧边,瘦小的身体与他大腿相触,苏时秋表情一僵。

  这个“熊孩子”看起来更小,身高体型与右右差不多。

  他伸出一双枯瘦如柴的手,上面沾染星星点点的腥红,如寒梅从枯枝绽放。

  然后扒住苏时秋的大腿,往他怀里爬。

  “……”

  苏三少整个人僵得好似被雷电过身,熊孩子的速度快得离奇。

  只眨眼的功夫就钻进他的怀里。

  再然后他身体震了下,无数声国粹在胸口激烈爆发——

  艹艹艹艹!

  那熊孩子在变小往他肚子里钻!!!

  他的腹部好似被极寒地区的冰块刺入血肉,五脏六腑被阴寒的温度冻得直哆嗦。

  夺舍,附身,借身还魂,投胎复生……无数与鬼相关的念头在惊悸的大脑翻涌。

  应激之下苏时秋扯起熊孩子往墙上一甩,整个人跳起来扯起衣摆狂抖。

  仿佛上面沾满恐怖病毒,这样就能它抖出来。

  熊孩子砸进墙里如同泡沫般瞬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床上熟悉的小姑娘无意识地翻了个身。

  剩下的熊孩子慢慢缩进墙壁,消失。

  这场面让苏时秋以为自己刚才的行为震退了它们。

  他受到惊吓的神经得到有效平复,还有心思想:

  我这算是“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对打一双”了吧?

  赶走一群呢!

  苏时秋再掀开衣服——

  作为一名合格且自律的艺人,常年健身的苏三少有着一副好体魄。

  结实的八块腹肌是他不断健身的完美呈现,此刻随着急促的呼吸收缩紧绷,人鱼线若隐若现。

  肚子上没有多出什么手印啊青痕啊之类的东西,体内的阴寒渐去和房间里上升的温度给了苏三少浓浓的安全感。

  他缓缓呼出口气。

  一放松下来,明明没做什么,却仿佛拍了一天的打戏。

  苏时秋拧开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完,也将剩下的负面情绪尽数吞尽。

  走到门口往看了一眼走廊里的那些人,觉得每一个看起来都很可爱。

  犹豫了下,他虚掩上门,没有关实,确保外面的声音能传进来。

  神色复杂地瞄了眼床上的小不点,苏三少忧郁地叹了口气,准备躺上旁边的小床睡觉。

  ——被折腾这么一通,他神思疲惫,困意上涌。

  那群“熊孩子”都被他吓走了,应该不会再来。

  毕竟医院这么大,到处都是人,总不能逮着他一个人嚯嚯。

  然而,他哪里知道这些瞎溜达的游魂在医院里无人看到,今儿个突然冒出一个人类可以见到它们。

  一传十十传百,都想来看看是何方神圣。

  尽管它们并没什么神智,也没什么能力,可它们有本能啊。

  所以,当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苏时秋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再次下降时,他瞬间就炸了。

  有完没完!

  他猛地坐起来,明亮的视线下——他没敢关灯——房间里出现的不再是“熊孩子”,而是一个成年人。

  对方的外形和“熊孩子”们比起来,惊悚多了。

  可以说是生动形象地诠释了“鬼”这个词蕴含的所有意义。

  对方正从天花板倒垂下来,七窍都在滋滋冒血的五官与苏时秋的脸紧密相贴。

  那双但凡见了都容易吓得人尖叫的非人眼睛直勾勾盯着苏时秋,脸上透着明显的好奇。

  “……”

  和鬼贴脸杀get~

  对视足足持续了六七秒,苏时秋面无表情地闭上眼睛,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感受到。

  他动作平静地下床,平静地掀开右右身上的被子,平静地把自己足足一米八七的大高个侧身蜷缩贴着床沿,塞进了右右的被窝。

  大手一挥,小姑娘暖暖的小身子被苏时秋当作抱枕抱进怀里。

  熟睡中的右右似是感觉到自己被挪动,紧接着熟悉的气息包裹了她,她便自发地往苏时秋怀里贴,找更舒适的位置。

  抱住右右的刹那,苏时秋像抱着一个小太阳。

  不冷了,身体也不抖了,暖洋洋的。

  用一句话可以形容:如同只剩一丢丢血皮的残血瞬间加蓝满血。

  他能感觉到那玩意儿就在床边站着,低头打量他,却没有其他动作。

  苏时秋:“……”

  这下还有什么不懂的。

  他这位天降小妹妹,着实是个宝贝。

  苏三少赶紧把这宝贝搂得更紧了些。

  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记不得了,却能迷迷糊糊地感觉到——

  这一晚陆陆续续不停有“人”出现在床边,跟上门走亲戚似的,一茬接一茬。

  随着黎明的微光驱散夜晚极深的黑暗,那些游魂跟到点下班一样,挨个乖乖回了太平间。

  苏时秋终于毫无负担地睡死过去。

  ……

  林河算着时间提上买好的早餐到病房,虚掩的病房让他愣了下,倒也没有多想。

  推门进去,他看到自家老板长手长脚地霸占了右右的床,睡得很沉,没有要醒的样子。

  倒是小姑娘已经醒了,小手正捧着一瓶矿泉水喝。

  “林河哥哥,”她乖乖喊人,小小声的怕吵醒了苏时秋,“哥哥累了,还在睡。”

  林河自然也放低声音,将买来的早餐取出,右右眨了眨眼睛:“等哥哥,一起。”

  这么贴心懂事的妹妹谁不想要?

  望着软软糯糯的小姑娘,林河恨不得自己也拥有一个。

  他便带右右去洗漱,小姑娘全程没怎么麻烦过他。

  ——鉴于身高问题,他顶多在旁边帮她接下水,拧拧洗脸巾。

  洗漱得差不多时,一声砰响惊动两人。

  出了洗手间就看到已经苏醒的苏时秋神色不自然地站在床边。

  “秋哥,早啊。”

  再回身时,林河吓了一跳:“秋哥,你昨晚什么时候睡的?!”

  主要也没对象给她算。

  于是他妥协地抱着右右下楼了。

  无知者无畏。

  “真的假的,下去看看……”

  右右很多解释说得不太清楚,连比带划的。

  抱着右右找了个围观位置的他见小姑娘仔细打量场中情况,似乎是在理解和判断,最后回头对他说:

  他身前抓着一个脸色煞白的年轻护士,刀刃横在她脆弱的喉咙,已然有大片血迹溢出。

  右右疑惑地问:“哥哥不练手了吗?”

  右右晶莹剔透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苏时秋。

  老天这是显灵了,对行凶者天打雷劈?

  “那你帮三哥哥算算。”苏时秋来了兴趣。

  “……”

  行凶者在大厅,他年纪三十左右,身材高大,神色疯狂,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

  天算什么的,苏时秋听不懂,但感觉高大上。

  苏时秋嘴角抽了抽,轻咳一声,淡然道:

  苏时秋:“!!!”

  行凶者虽然毫无理智,却把身体藏在人质身后。

  手持的凶器是把二十厘米长的水果刀,他直接用布把刀柄缠在手上避免掉落。

  刚才那是……雷电吧?

  面对小家伙的崇拜,苏三少只觉昨晚经历的惊心动魄,值了。

  ——她的情况不容乐观,行凶者的刀随时可能完全划开她的脖子。

  替苏时秋关掉开关后,小姑娘既认真又体贴地来了句:“以后三哥哥想再练手,右右再帮你打开。”

  苏时秋:“???”

  ——我软呼呼的小妹妹,竟然是个超级大佬!?

  林河颤抖的声音响起:“秋哥,你和右右先别下来,有个疯子拿刀乱捅人,现在劫持了一个护士……”

  听到林河的声音,从床上摔下来的苏三少立刻一脸淡然:“早。”

  可在小姑娘毫无杂质的目光里,他又觉得去看看也没什么,隔远点,万一小家伙能帮上忙呢?

  ???

  ……

  他神经质地叫嚣着,手中的刀颤抖着在人质的脖子上又划出一条口子。

  “三哥哥,我想用五雷咒打坏蛋。”

  ——这辈子他都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苏时秋叮嘱几句后挂断电话,衣袖被小手拉了拉,低眸对上小姑娘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

  “我没事,你们现在先别下来,”林河嗓音带着一点哭腔,显然遇到这种事他吓得不轻,“警察已经来了。”

  只要看不到,他就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他连蒙带猜,也就明白了——

  ——她明显听到电话里的内容,想去看看能不能帮忙。

  他无差别地伤了十多个人,有好几个重伤正在抢救。

  得到肯定答案后,苏时秋脸黑成锅底: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说!

  知道天降妹妹有特殊能力后,苏时秋开始好奇,忍不住问:“右右会算命吗?”

  苏时秋脸色难看。

  小姑娘从小就能见到这些玩意儿,从无名道长那里学习各种玄术,继承无名道长的“衣钵”。

  “……”

  “右右,你是怎么做到让我看到鬼的?”

  苏时秋继续挑问题问。

  可这会儿他眼睛下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在冷白的皮肤上尤为显眼。

  这次出任务的陈队长心中焦急,面上却不显,狙击手到位还要时间。

  他把窗帘拉开。

  苏时秋只好打电话。

  “你昨晚睡着了,不知道房间里来了好多鬼,三哥哥把它们全部打跑了,已经不用再练手啦。”

  过了会儿,似是想到什么,他问:“见到那些鬼,不怕吗?”

  背景音是众多惊慌失措的尖叫,还有一个毫无理智的疯狂嘶吼:

  ……

  说完注意小姑娘的反应。

  除了之前找师父时她算过无名道长的方位,右右没给别人算过命。

  没人接。

  等再知道具体情况——右右的描述中苏时深吓得不轻——苏时秋瞬间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苏时秋内心激动,面上不显,轻描淡写地说:“原来是这样,那你帮我关了吧。”

  苏时秋:“……哈?”

  他与有荣焉。

  苏时秋直接无视林河的询问,转而让他去办出院手续。

  就在陈队长决定赌一把时,突然之间,行凶者头顶上方凭空冒出一道拇指粗的雷电,啪一声劈在他脑袋上。

  想起昨晚抱着小家伙后的情况,苏时秋陷入了沉默。

  这时,呜哇呜哇的警铃带着令人不安的意味由远及近,外边有议论声传进来。

  “因为我打开了哥哥眼睛上的一个开关。”右右并不隐瞒。

  能打开肯定能关上。

  他还在想五雷咒是什么,总不可能带个雷字就真的与雷电有关吧。

  苏时秋眉心一跳,冷静地问:“你有没有受伤?”

  行凶者的身体猛地一僵,蹿进体内游蹿的雷电使得他头发根根炸起,青烟直冒。

  苏时秋摸眼皮,心说什么开关,为什么他摸不到。

  而且这是室内,狙击手能不能找到合适角度还是问题。

  首先第一个是——

  又过了会儿,兄妹俩已经吃完早餐,去办理出院手续的林河还没回来。

  按理他不应该答应,这种情况凑什么热闹,等警察平定就行了。

  现场所有人都看傻了。

  这波赢麻了。

  林河吸了口气:“手、手被划了一下,医生正在给我处理……”

  陈队长说着各种安抚的话术,行凶者压根不听,也不说诉求。

  出现这种算不了的情况,是因为——越是与她关系亲近的人,越难算出对方情况。

  苏时秋那张脸可谓老天追着精雕细琢。

  苏时秋听得那叫个目瞪口呆。

  过了会儿,小姑娘小脑袋一晃一晃,有些沮丧地说:“……算不了。”

  就算拍一夜大戏,他第二天的脸也顶多有几分疲倦,不会有特别不好的反应。

  “滚开!都他妈滚开!……我杀了你们!!!”

  虽然他真实的反应和老大差不多,可自己在右右心里是能把一群鬼赶走的威武形象呢。

  “会哒。”小姑娘嫩嫩的脸蛋白里透红。

  “……”

  都是别人的。

  人质找到机会推开脖子上的刀,行凶者无知觉地哐当倒地,身体还在电流的作用下不断抽搐。

  苏时秋皱眉,继续拨林河电话,好在这次通了。

  他默默地咬了咬牙关,柔声问:“大哥知不知道你会这些呀?”

  一旦没有一枪击中的把握……

  明媚的阳光自蔚蓝天幕倾洒,棉花糖般的云朵大片绵延,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

  苏时秋根据影视剧那些神棍的行为,问:“是不是需要些铜钱之类的?”

  这下明白老大为什么不说了。

  苏时秋表情僵滞,旋即嘴上笑眯眯地说好,内心弹幕刷屏:丑拒!

  “超厉害!”右右十分捧场,毫不吝啬她的夸奖,伸出小短胳膊划了个大大的圆。

  苏时秋:“……”

  最懵的还是苏三少。

  “……好像是有疯子来医院撒疯,乱捅人,还劫持了人质。”

  结果下一秒,雷电就凭空出现把行凶者劈了个外焦里嫩。

  “只有右右……能看到开关。”小姑娘看懂了他的这个手势。

  “不怕呀,”小姑娘用最软萌的声音说着最狠的话,“都是它们怕右右呢。”

  也不知为什么,明明右右还没开口,他就秒懂了她的意思。

  等林河一离开病房,苏三少一肚子的话要问右右。

  “右右可以天算。”她认真解释,不需要任何道具辅助。

  顿了下,俊眉微挑,半点不脸红地问:“三哥哥是不是很厉害?”

  又过了几秒。

  警察将人群隔开,试图安抚行凶者的情绪,让他冷静下来。

  分明是想让他们也亲身经历经历。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96 592352 MjAyMy8wMS8xNi8jIyMxMzQ5Ng== https://m.clewxc.com/book/202301/16/13496_592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