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呈在御前(“窗外的月亮,也羞红了脸...)

书名:臣好柔弱啊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马户子君 更新时间:2023-01-24 09:55:32

  

  李无廷盯着这两只捂得严丝合缝的手, 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宁如深还在他跟前凑着, 捂耳恭听。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德全又偷偷乜了一眼,看宁如深捂着个耳朵去听陛下的悄悄话, 在心里把脸都笑烂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没等到李无廷出声, 正要侧头去看,手背上便拂过一阵酥痒的热息。低沉的嗓音隔着手, 轻震耳膜: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没忍住,扭脸纠正道,“明明就是陛下——”

  一转头, 差点脸对脸撞上。

  他心头一悸又忙往后仰了仰, 腰侧抵上了案沿,继续道, “总对臣的耳朵三……”

  “三什么。”

  李无廷近距离地看着他, 眸色深沉。

  宁如深一个激灵,将滑到嘴边的“三番两次”及时收回,“…三顾茅庐。”

  跟前落下一声哼笑:

  “怎么, 朕是对你的耳朵求贤若渴?”

  “……”

  宁如深现在余韵尚存, 听到什么求不求、渴不渴的,顿觉微妙。偏偏说话的人端方正经, 毫无所觉。

  他赶紧转移话题, “陛下不是要为臣答疑解惑?”

  李无廷本来也没打算如实说,只是又一时兴起。这会儿看宁如深还一副警觉的模样, 干脆推说道,

  “宁卿似乎不想听,朕就不说了。”

  宁如深:……

  这是在跟他讨价还价?

  他喉头动了动。在“短暂的抖一次”和“抓心挠肝一辈子”之间抉择了几秒,视死如归地选择了前者。

  反正都抖了那么多次了。

  多一次又怎么样呢?

  宁如深想着,把眼一闭奉上已经开始预热的耳朵,“陛下说吧,臣准备好了。”

  耳畔有小片刻没有动静。

  随即落下一声,“宁卿可真是……”

  那热息并没有拂过耳廓。

  下一秒,一只手按在他肩头,将他推开了点儿。宁如深转头:?

  李无廷站起身,没有回答那问题,但也没再捉弄他的耳朵。

  宁如深疑惑:……这是跑单了?

  他正要开口询问,外面突然传来通报的声音,“陛下,锦衣卫指挥使尹照求见!”

  李无廷,“宣。”

  宁如深暂且作罢,退到一边站着。

  很快,尹照便大步走进来。金红流光的飞鱼服威风凛凛,一柄绣春刀冷硬无情。

  “禀陛下,案子有进展了。”

  李无廷示意,“说。”

  “是,三司已拿到了供词,牵出了卖假题的案子。另外,考生谢某指认了卖题人出示的玉佩,那枚玉佩已经在月仙楼的一间厢房中被搜出——”

  尹照顿了顿,“事有特殊,卑职暂时将证物从三司那里抢过来了。”

  宁如深:……

  你们锦衣卫还是那么莽。

  尹照说着将一枚玉佩呈上来,“请陛下定夺。”

  那玉佩呈到御前。

  宁如深先是觉得质地眼熟,再一看,骤然在玉佩一角瞥见一个:轩

  是轩王的信物。

  他心头猛地一跳,震惊:就轩王那条富贵咸鱼的性子,卖假题图什么???

  尹照禀道,“三司闹开了,要求秉公处置。”

  李无廷头疼蹙眉,“早说了让他尽快离京……”

  宁如深觑着他的神色:

  听这语气,李无廷像是知道些什么。而且对轩王没有问罪的意思。

  “仅凭玉佩不能作为罪证。但为堵住众口,先勒令轩王在府中禁足。”

  “是,陛下。”

  “另外……”李无廷语调慢了下来,“锦衣卫守好轩王府,府中下人一个也不得外出。”

  尹照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似有明了,奉命退下了。

  宁如深目送他的背影离去。

  身旁桌案被“咚”的敲了下,“宁卿在看什么?”

  宁如深收回目光,“另一片星辰。”

  刚刚似乎看见尹指挥的脑子闪现了。

  李无廷,“………”

  宁如深试探地开口,“陛下,臣不认为是轩王。”

  刚刚太惊讶没反应过来。

  现在想想,那枚玉佩也太刻意了。

  李无廷没有正面回应他。

  只敲了敲那枚玉佩,好像没把这证物放在心上,“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将人关一阵子等事态平息。”

  宁如深唔了声。

  李无廷想了想,又对他说,“虽然活该,但轩王也受了委屈。宫中不便出面,朕赐你一批赏,你分一半带去轩王府慰问。”

  宁如深面颊微红,“这,这怎么好意思!臣又没做什么,怎么还分一半赏……”

  “嘴角翘得太高了,宁卿。”

  “……”

  宁如深忙不好意思地抿唇:果然,喜欢是藏不住的。

  他问,“要分哪些给轩王呢?”

  补品,锦缎,大珊瑚?

  李无廷已经开始处理公事,“你看着挑,随便给他挑些中看不中用的。”

  宁如深大为赞叹:你们兄弟感情还真好。

  李无廷怀疑李应棠是被关得发了疯,“写什么了?”

  “有陛下在,没问题。”

  宁如深神色复杂地看了眼他刚刚攀到的树巅,“……没事,已经够远了。”

  锦衣卫道,“厚厚一沓,卑职不知。”

  宁如深:……

  宁如深正想着,忽然又听李应棠道:

  两人一阵低语,很快缠着床架上垂下的帷幔向后倒去,一阵轻纱翩翻。

  再远就要去别的世界了。

  常来做什么,你爬树我卡墙么?

  宁如深虽然听不懂,但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耳朵,“做什么?”

  宁如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挤出一句安慰,“案子是锦衣卫在负责。”

  宁如深随着府中下人找到李应棠时,后者又在爬树。看他来了,李应棠立马梭下来,两只袖子哗哗灌风,像只大扑棱蛾子。

  轩王这一禁足,就禁了五六日。

  当天傍晚,一叠纸就被带了回来呈在御前,“回陛下,卑职抽了中间几张。应当不会被王爷发现。”

  宁如深:?

  他满足地窥完八卦,拍拍宁如深,“还不错。”

  窗外的月亮,也羞红了脸……』

  珽君锢着他的腰,低声说:你若真不愿意,还搂朕(划掉)我的肩做什么。

  …

  宁如深不明所以,“我们,身体都挺好的?”

  《珽海浮沉录》

  李应棠搓搓手,“没事,你来也是一样的。”

  宁如深说,“陛下不方便出面,让臣替他把慰问品送来殿下这里。”

  “找机会带几张回来给朕看看。”

  “本王这阵子不能进宫玩了,你跟陛下,最近如何?”

  锦衣卫一凛,“是!”

  他拍拍人的肩,进了门。

  宁郎立马脸红:我没搂,是手自己挂上去的。

  同时截住了话头,点到为止。

  宁如深就顶着这阵风波,带上那堆中看不中用的慰问礼来到了轩王府。

  轩王府门外的锦衣卫见到他,熟络招呼,“好久不见了,宁大人。”

  宁如深迟疑,“我们好久见过?”

  大概是顾忌着天威,通篇都用了化名,还满是不小心写露馅儿的删改符号。

  李应棠看见他放在石桌上的礼,“这是?”

  “三日内把案子结了,还轩王清白。”

  李应棠看他要走,硬是拉着人坐下唠嗑。

  轩王李应棠被勒令禁足。

  什么叫他跟陛下如何?

  『……宁郎背靠在御案(划掉)床架上,面色绯红,嗔怒地捂着耳朵瞪向廷(划掉)珽君:说好只让你摸摸,怎么动口了呢?

  “……”两人对视一眼。

  锦衣卫果然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应棠也咔嚓咔嚓,“闲得发慌。”

  假题案牵扯颇广,处理起来得花些时日。

  李应棠说着喔了声,浮出几分隐忧,“就怕解决得太顺利,陛下很快又要赶我出京。”

  “……”看出来了,树都要爬秃了。

  ·

  宁如深花了长达半秒钟的时间来纠结,随后动摇地坐了下来,拿起点心咔嚓咔嚓,“殿下,你是不是因为出不了府很无聊?”

  眼看轩王过得比谁都逍遥滋润,宁如深便准备回宫复命。

  轩王府中依旧是一派悠闲景致。

  他还是顾念着手足之情,叫来锦衣卫问话,“轩王近日如何?”

  只不过那化名化得像是透明,一眼就能认出人物原型来。

  李无廷,“…………”

  守在王府的锦衣卫禀道,“气色甚好。”

  “……”李应棠,“唉不是,本王是问……”

  他应了声,“唔,下次亿定来坐。”

  李无廷将那叠纸往案上一扔,“然后早日将人赶出京。”

  “王爷在奋笔疾书,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三夜没出来了。”

  宁如深看他心大得可以,“王爷一点也不担忧?”

  “是,陛下。”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朝中又开始暗中揣测,观望风向:怀疑陛下是不是要对兄弟下手了。

  他斟酌了下措辞,隐晦地替人操着心,“就是,陛下最近就没做点什么?”

  李应棠一瞬敏锐:喔………

  “……”

  又上茶水,又端点心。

  宁如深:?

  李无廷蹙眉,“他是找了什么乐子?”

  李无廷在御书房批完了当日最后一批折子,想起他这个兄弟来:以轩王那鸡飞狗跳的性子,禁足几日怕不是会被憋出毛病。

  “……”

  李无廷嗯了声,将纸页拿起一看:

  假题案被揭发,攀扯到了轩王。

  锦衣卫的效率很高。

  “宁大人来了,本王有失远迎!”

  静了好半晌,跪在御前的锦衣卫终于听头顶落下一道清冷无情的声音:

  御书房里一时落针可闻。

  “没什么。”李应棠摆过手,又欢欢喜喜地去扒拉那堆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了,“哇!大玛瑙!”

  ·

  “……”

  李应棠说完,又若有所思地酝酿了一番,热情招呼,“宁大人以后常来府上坐坐。”

  珽君便笑:那下次把卿的手绑起来,不让它自己挂了好不好?

  先帝的几个皇子里,就属李应棠最不爱读书。

  “那晚淮明河畔,看过大人的演出!”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503 592428 MjAyMy8wMS8yMy8jIyMxMzUwMw== https://m.clewxc.com/book/202301/23/13503_592428.html